产业观察家洪仕斌表示,这一方面可能是因为与高通的关系一直僵持,而英特尔的研发速度慢,另一方面也可能是因为今年的5G技术还不成熟,所以苹果不想冒险。

他援引摩根士丹利的研究指出,在近十年的超低利率的环境下,企业债的质量非常糟糕。如果仅根据杠杆率一个指标来评估债券质量,目前22%的俄国投资级的企业债应该被归类为垃圾级债券。